当前位置:孟津县王铎书法馆国学红楼梦中香菱学诗有何意义?她又为何找林黛玉呢?
红楼梦中香菱学诗有何意义?她又为何找林黛玉呢?
2022-09-22

香菱学诗,是曹雪芹著作《红楼梦》中的经典故事。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。

香菱住进大观园,就想着要学诗加入海棠诗社。要说香菱的志向是好的,但很多人却忽略了一个问题。就是香菱为什么要学诗。

首先,香菱是薛蟠的妾,薛姨妈摆了酒,她就是偏房。薛宝钗管她叫菱姐姐,是她地位的体现,高于侍妾与后面尤二姐一样。

但无论怎样地位,妾也不是随便要干嘛都可以。尤其薛家在贾家做客,容易被笑话。

贾府上下那么多丫头和侍妾,也没听说谁要读书学诗,一个是文化水平不行,都是文盲。再有也是规矩礼仪限制。

香菱虽然贪玩,也不是不守规矩礼节的人。她要学诗,一定得到了薛蟠的暗示或者支持。

其次,香菱要学诗,证明她有文化基础。这里要格外注意。

香菱是甄士隐女儿,甄家也算书香门第。从小就有甄士隐教授文化。她四岁被拐子抱走,起码学了不少字。

贾宝玉未入学堂之先,三四岁时,已得姐姐元春手引口传,教授了几本书、数千字在腹内了。推测香菱也差不多。

不过,香菱想要学诗,认识字还不够。起码她要懂得作诗,并且有文化积累,心中有丘壑。这可不是三四岁小孩子就懂得。

香菱被拐子拐走后养在一处地方,长大后待价而沽,很明确是被养成“扬州瘦马”。香菱识字,更会被着重培养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。

拐子的水平虽然不行,但香菱的文化学习却从没间断。也是她敢于学诗的原因,真要没有基础,是不可能学会作诗的。

最后,香菱想要学诗,“小姑子”薛宝钗是高手,却不教她。

薛宝钗固然对女儿作诗不以为然,但也不是全盘否定。香菱想要学习没什么不能教的。二人朝夕相处,学习更容易。没必要跟薛宝钗学习。

(第四十八回)香菱因笑道:“我这一进来了,也得了空儿,好歹教给我作诗,就是我的造化了!”黛玉笑道:“既要作诗,你就拜我作师。我虽不通,大略也还教得起你。”香菱笑道:“果然这样,我就拜你作师。你可不许腻烦的。”黛玉道:“什么难事,也值得去学!不过是起承转合,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,平声对仄声,虚的对实的,实的对虚的,若是果有了奇句,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。”

香菱“舍近求远”拜林黛玉为师学习作诗。虽是二人的笑语,但林黛玉却给了香菱非常中肯的学习方法。

香菱说她最喜陆游的“重帘不卷留香久,古砚微凹聚墨多”,按说就是薛宝钗的诗风,四平八稳。

可林黛玉却不推崇这种风格。她更喜欢自然和风流的诗风,不许香菱学陆游,推荐她魏晋、盛唐的古风。

(第四十八回)黛玉道:“断不可学这样的诗。你们因不知诗,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,一入了这个格局,再学不出来的。你只听我说,你若真心要学,我这里有《王摩诘全集》,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,细心揣摩透熟了,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,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。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,然后再把陶渊明、应玚、谢、阮、庾、鲍等人的一看。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,不用一年的工夫,不愁不是诗翁了!”

林黛玉给香菱设计好了学习方向、目标和规划,还给她提供了教材。

如此,香菱的诗风势必与林黛玉接近,完全不同于薛宝钗。说林黛玉是她老师也不违和。

林黛玉的诗风风流婉转,自然天真,富有想象力,是林家书香门第的熏陶和教育风格、方向。也是盛唐诗风的主要精神。

林黛玉教授香菱学诗,算是牛刀小试,已经显露出叹为观止的效果。试问宝黛姻缘如果成功,黛玉教养自己的儿孙辈,该是何等的成果!贾家失去黛玉,又是何等的惋惜。

林黛玉不喜欢的陆游诗,与薛宝钗的风格类似。就是作者在暗示林黛玉的教育风格代表“新生”,薛宝钗的风格偏向“末世”!陆游之后,“诗”基本没落,再没有传世的大诗人,只有一鳞半爪闪现历史了。

另外,林黛玉不喜欢陆游诗,香菱来自薛家,王夫人反对宝黛姻缘,不喜欢林黛玉,串联起来就与陆游背弃妻子唐婉,愚孝的《钗头凤》故事相同。王夫人就像陆游母亲,贾宝玉就像陆游,而林黛玉不喜欢自己成为唐婉!

闲言少叙,说回香菱学诗的初衷。抽丝剥茧会发现香菱学诗绝不仅仅是“慕雅”。真要那样,她也太过于轻狂。

但如果说香菱学诗主要是为了薛蟠,她的行为就可迎刃而解。

香菱呆,薛蟠也呆,这“夫妻”二人,薛蟠不值得托付,却是香菱的依靠。当初将她从冯渊那抢过来,也等于从拐子手里“抢”过来。香菱对薛蟠有感情。

薛蟠被打后,薛姨妈和薛宝钗回家,香菱已经哭得眼睛肿了起来,可见关心、伤心了。尽管薛蟠不靠谱,香菱却是一心扑在他身上。这就是孽缘。

所以,香菱学诗的动力一定来自薛蟠的需求为主。薛宝钗、薛宝琴不教她,也是让她能够学习取悦薛蟠的诗。

(第二十五回)别人慌张自不必讲,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: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,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,又恐香菱被人臊皮──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,因此忙的不堪。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,已酥倒在那里。

当初在解读这段薛蟠初见林黛玉的情节时就提到香菱学诗的动力,就是薛蟠对林黛玉一见钟情。

可能有些人觉得薛蟠这种人哪有什么真情,或者是唐突了林黛玉。但世间万物、万事万情就是如此其妙。脂砚斋【甲戌侧批:忙到容针不能。此似唐突颦儿,却是写情字万不能禁止者,又可知颦儿之丰神若仙子也。】

“情字万不能禁绝者”说得太好了。任何人都有爱慕的本能和权力。不可以因为他是薛蟠就不行。

薛蟠对林黛玉一见倾心,第二十八回他突然配制的那个治疗先天疾病的药,不排除是为林黛玉。后文薛宝钗揭开薛蟠曾经求薛姨妈向贾母提亲要娶林黛玉。薛蟠还专门去了姑苏,带回来很多姑苏土产,在虎丘捏了泥人小像等等。

此番香菱学诗,无疑是受到薛蟠影响,羡慕林黛玉的文采风流。

薛家人清楚香菱和薛蟠的心思,有意成全她,薛宝钗才不亲自教授。而是促成她跟着林黛玉学习神韵风采。

后面香菱废寝忘食学诗,虽也是跟着史湘云一同探讨,但真正认作“师父”的只有林黛玉。林黛玉对香菱的影响也最深刻。

其实“金陵十二钗”三册之首就是林黛玉、香菱和晴雯。三者又怎么可能不像呢!晴雯是长得像,香菱是气质学得像。都从这学诗而来。

另外,不要忽略了林黛玉的表字“颦颦”,她的西施”之名不虚传。香菱代表薛家学习林黛玉,无疑是作者讽刺薛家“东施效颦”。即便学习了林黛玉的皮毛,到底也学不到林家的底蕴和门风。

薛宝钗不如林黛玉,或者说金玉良姻不如宝黛姻缘的根本,不是薛宝钗自身不好,而是薛家的底蕴比不得林家。这种潜移默化深入骨髓的精神,不是短期学习就可以弥补的。

薛宝钗再优秀,也不得林黛玉的神髓。就像那东施效颦,学得再好也只是形似,无法形神兼备。

孟津县王铎书法馆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孟津县王铎书法馆-孟津书法培训班招生报名,书法练字辅导班